关灯
护眼
字体:

8

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

‘优香,这样在yīn户里摩擦会很舒服吧。’

‘不要……不要……’

优香发出性感的呜咽声,能听出为难忍的快感感到错乱的味道。

(看这种样子,好像很快能派上用场了。)

协田把自己的ròu棒深深插入优香温湿的ròu洞里,发出满足的哼声。今天才第二次性交,成熟的程度超过想像。

这样看协田和妹妹的交媾时,美香好像无法克制yín荡的兴奋,把脸靠过去看男女结合的部位。

‘啊……这样深深的结合了……’

这时,少女的大腿被高高的举起,能清楚的看到被凌辱的地方,尤其ròu棒在花瓣中进出的样子,美香不由得发出兴奋的声音。

‘啊……优香……协田先生……’

好像忍不住的伸出舌头,在协田的屁股眼上,或是沾上蜜汁的ròu棒上舔。又从鼻孔发出哼声,同时舔优香撑满了的花瓣,舌尖也从会yīn到菊花门舔过去。

‘啊……不要……’‘噢……优香……’

两人的结合部受到美香的热吻,兴奋的程度越来越强烈。

‘饶了我吧……’优香的声音里只剩下为性感所折磨的感觉。

喷出蜜液,ròu洞里强烈的收缩。

‘嗯,好极了!’

协田的动作也开始变猛烈。美香的舌头疯狂的游动,好像要把少女溢出的蜜汁完全吸入嘴里。

第八章美丽的姊妹xìng奴(4)

黄昏时刻,在闹区的丸菱物产公司前,有一个长相异常的人站在那里。将近两公尺的巨大身躯和光秃秃的和尚头。凶恶的面貌,脸上斜着有十公分长的刀疤,散发出别人不敢接近的凶恶感。

光头吴正等着高树丽香出来。

(现在丸菱物产的公司里大概已经骚动起来了吧,嘿嘿。)

他是要丽香去提出辞呈,为了正式让她开始接客。虽然她原来是相当出名的,但最近时常无故不上班或早退,一定表面上慰留一下就接受她的辞呈。

只是提出辞呈没意思,特别在她的服装上下功夫。薄质透明的白衬衫下没有胸罩,加上黑皮的超级迷你裙,太妹穿的花纹长袜。以保守出名的丸菱物产,经她这样一出现,一定会引起一阵大骚动。

(没想到我还能想到这样的好主意。)

比任何人自尊心都强烈的丽香,做出暴露狂的打扮,受同事们的注视,一定是难以忍受的痛苦。

(我最近头脑特别灵光,嘿嘿。)

光头吴自己很得意。可能是受到协田薰陶的关系。他回想最近三天来的行动,他充分享受和丽香在野外的变态调教行为。有时像今天一样,几乎裸体的带她到街上走,进入电影院后,让她对邻座的陌生男人吹喇叭,还在公园里让她和送报的年轻男人性交。

为了使她忘记美好的过去,从他以前的许多男朋友之中,每天找来一个,让对方看到变成xìng奴隶的她。

叫她拿出自己一面排便、一面舔ròu棒,还有脖子戴上狗环,趴在地上舔男人的脚的照片,说出要她说的台词。

‘我来介绍,这位先生就是我的主人,过去我活的相当任性,可是作吴先生的情妇以后,肉体受到调教,我终于觉醒。只要是吴先生的命令,我愿意作妓女,就是狗屎也愿意吃。感到惊奇吗?也许你难以相信,但是是真的。你看,现在按照主人的命令,打扮成这样yín荡的模样。’

这时叫丽香在不引起别人注目的情形下,撩起裙子,分开大腿。在赤裸的下体上有时是用绳子捆绑,有时是穿皮制的丁字裤。而今天准备是拉开领口,让对方看不穿胸罩的赤裸rǔ头上挂的环。

在丽香说完后,由光头吴用恐吓的口吻下结论。

‘这个女人今后要辞去工作去卖yín,一般的卖yín赚不了大钱,她专门做特别变态的服务。你要想和丽香玩,以后就要付钱了。嘿嘿,如果想的话,现在你也可以干一次,虽然价钱贵了点,但是绝对值得。和以前不同,会很体贴的伺候。从你的耳朵到后背,屁股的洞到脚尖,全身给你舔的沾满口水。’

大部份的男人还没听到这里就脸色苍白,落荒而逃了。只要拿出钱来,光头吴是真的愿意让他们先试试丽香的,但是似乎怕有后遗症,没人愿意尝试。

受到这样变态的羞辱,可是一检查,丽香还是为被虐待的喜悦感兴奋,从肉缝里溢出蜜汁。

光头吴也已经计划好以后的行为,去找丽香在公司时完全看不起的两个外务员,让他们奸yín丽香。

(特意找这样的人也很费力。)光头吴这样在心里嘀咕。

要已经变成xìng奴的丽香只是卖春还不够刺激,让认识的男人折磨性的奸yín,才能享受到yín魔教的变态趣味。

利用征信社找出以前和丽香有过节的业务员,但告诉他们,要丽香和他们性交时,根本就不相信,还说那个丸菱物产第一美女绝对不可能卖yín。直到让他们看丽香和吴的变态性交场面的录影带,才终于相信。

‘原来如此,怪不得最近在公司里看不到她。多少钱都愿意出,一定要让我干她,我对那个女人恨入骨了。’

知道真相后,又拚命要求。

两个业务员都是中年人,一定会用各种yín邪的手段折磨的让丽香哭泣。幻想那种场面,光头吴的ròu棒膨胀到痛的程度。

(受不了,等丽香回来先找个地方放射一炮才行。)

这样想着从裤子上抚摸ròu棒时,看到丽香从大门走出来。

美丽的头发在风中飘扬。大大的眼睛,性感的朱唇,果然不愧丸菱物产第一美女的称号。只是大胆暴露的装扮和办公大楼林立的高级商业区显得不太协调。

在薄薄的衬衫下。没有带胸罩的丰满乳房,几乎能完全看清楚。从大理石的阶梯走下来时,微妙的摇动。紧紧裹住大腿的黑皮迷你裙在膝盖上二十五公分,白色花纹的长袜更富有挑拨性。

在门口停住,表情严肃的警卫呆呆的张开嘴在丽香的背后上下打量。不只是警卫,在办公大楼进出的人都停下脚,露出惊叹或好色的眼光注目美女的胸部或是大腿。

丽香完全看不出惊慌的样子,向吴的方向走去。抬起头挺起后背,毫不隐藏摇摆的乳房。虽然身体已经污秽,但究竟是高树家的小姐,绝没有丧失羞耻心。战战兢兢的样子反而会引起注意,有人向她搭讪会更麻烦,这是她从以前调教得来的经验。

‘拿给他们了?’

‘嗯……’

当丽香走过来,吴就立刻搂抱她的肩,而丽香也完全像浑身无力的样子,依偎在吴的怀里。

‘你的上司说什么?’

‘他很紧张,因为我是这样的打扮,来往的客户也不停的看我。他说,多给我遣散费,不要再到公司去。’

‘嘿嘿,原来第一美女也这样受到厌恶了。’丽香的长睫毛很悲哀的眨动。

‘今后偶尔去露个面,弄点零用钱花吧。’

‘不好吧……’

‘你走进去后就脱下外衣,身上只剩下一件高开叉的色情三角裤,迈开大步走。只是幻想那种场面就会兴奋了吧?’

‘求求你……千万不要那样……不要再在公司同事的面前折磨我了……’

‘嘿嘿,你还说这种话。是谁在公司前面拉出臭大便的?’

‘呜……太过分了……’

大概实在无法忍受,丽香一面走一面发出轻微的哭泣声。光头吴用好色的眼光看着这种样子的丽香。

‘嘿嘿,这种样子真妙。你抽搐一下,大乳房就颤抖一下,屁股的触感也好极了。’

一面说,一面在迷你裙上拍打,异常的光景使所有的路人都感到惊讶。

‘我的老二一直很兴奋,丽香,要找个地方吹喇叭才行。’

‘……’

丽香感到震惊。虽然经过变态调教,但在公园厕所或是电影院里,把男人的yīnjīng含在嘴里,喝下jīng液的羞耻感,无论如何也无法习惯。

‘现在要开始忙了。喝过我的牛奶后,立刻和你以前的男朋友会面。然后,嘿嘿!有两个变态客人会让你浪哭浪叫。形成这样紧凑,简直像红星一样。’

卖yín的对象是以前认识的两个营业员,这件事现在还不要告诉丽香。也不管有人看到,一面走,吴一面用粗大手指抚摸丽香的乳房。先在乳房上揉搓,然后用力捏rǔ头。

‘哎呀……’从丽香的嘴里发出细微的哼声。

迷你裙无法掩饰的性感大腿,好像很难受的靠在一起摩擦。用暴露狂姿态走在街上,肉体又受到抚摸,下体的欲火忍不住燃烧。

‘啊……受不了了……快带我去……哪里都好……我要舔你的大yáng具……’

丽香现在能下意识的说出这种甜美的要求。心里想,再充满臭味的公共厕所,一面把男人的yīnjīng含在嘴里,一面尽情手yín,就是磨破yīn核也好。

第八章美丽的姊妹xìng奴(5)

在池袋区的一家高级幽会旅馆,房间里有协田夫妻和完全变了模样的藤森洋一。藤森赤裸着像狗一样趴在地上。甚至可以说,完全是狗了。脖子上有狗环,还用铁炼拴住。

‘很好。今天会特别疼爱你的。乖狗!’美奈子在藤森头上摸一下。

不知道在想什么,藤森眨动沾满眼屎的眼睛,虚空的看着两个人。

另外还有一个,和这yín邪的气氛不相配的,打扮整齐的男人正准备离去。

‘协田先生,我要告辞了。’

‘辛苦了,以后还要拜托你。’

这个男人是协田常来往的高利贷,刚刚让像废人般的藤森盖章贷款五千万元。抵押品是藤森的公寓,时价不低于九千万元。

高利贷的人走后,美奈子在脸盆里撒尿。

‘狗啊,这是给你的奖品。’

‘唔……’因为药物的副作用,藤森已经产生语言障碍。

‘你怎么啦?这不是你最喜欢的尿泡饭吗?快吃!’

脸盆里除了尿还有饭。藤森做出拒绝的动作,然后难得的用失去光泽的眼睛瞪着美奈子。

‘你敢用这种眼光看我!’用高跟鞋的后脚跟踩藤森的手掌。

‘呜……’藤森苍白的脸色变红。

‘你这只狗还有话要说吗?原来是想吃大便了。’

协田苦笑着阻止。他不喜欢看女王调教的游戏。虽然是自己的老婆,美奈子的残忍作风连他都感到不如。

‘藤森一定是想看那个。喂,对不对?’

藤森含着眼泪点头,原来是答应他见到美香。不过,是隔着魔术玻璃让他看美香卖yín的样子而已。

‘盖章后,答应给你看的。’

‘真是可恶的狗!还忘不了美香吗?’

这次美奈子用力踢藤森的肚子,藤森发出痛苦的哼声。

协田压下墙上的开关,普通的镜子变成魔术玻璃,能看到隔壁房间的情景。藤森看到美香的身影,立刻发出兴奋的声音。

有一个秃头的胖男人,压在被捆绑的美香身上猛烈抽插。

‘藤森,很想念美香吗?嘿嘿,她给我赚不少钱了。’

‘咯……’好像拚命想喊叫,也许是想呼唤爱妻的名字吧。

‘仔细看看,还记得那个男人吗?’

‘他不可能认识,大脑受到伤害,完全是痴呆的模样了。’

‘嘿嘿,他会忘记这个男人吗?’

抱住美香赤裸肉体的男人,是藤森的上司,也是他的证婚人。

‘唔……咯……’藤森流着口水大叫。

‘想起来了吗?没错,就是你的证婚人海堂。这个老头早就暗恋美香,他一下就出手五百万要买一夜美香。’

海堂挺着大肚皮有规则的进行活塞运动,同时在乳房和脖子上吸吮,弄湿美香雪白的肌肤。而且还一面抽插,一面在美香耳边说话,一定是用yín秽的言语羞辱美香。

‘哟!这只狗勃起了。’美奈子说。

最近就是玩弄他的肛门,藤森也无法勃起的。

‘喔,原来还剩下精力。’

‘这只狗真可恨!’

‘看样子他是真爱美香。嘿嘿,看着那个秃头在干美香,心里很不舒服吧。’

协田露出讽刺的笑容,低头看着藤森,从藤森的眼睛掉出眼泪。

(可怜的家伙。)

只因为掉入交换夫妻的甜美陷阱里,妻子和美丽的小姨子都被侵占,最后还被弄成废人。

‘想跟美香性交吗?’

‘唔……’

‘臭狗!不可原谅!’美奈子好像很不服气的样子,狠狠抓住藤森的睾丸。

‘让他射一次,今后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勃起了。’

‘可是……’

‘今天特别一点,有五千万进入我们的口袋了。’

美奈子这才勉强同意,拿来肛门用的假yáng具,插进藤森的屁眼里。完全像种马的配种,机械化的揉搓藤森的ròu棒,很快的增加勃起度。

‘哟,真了不起,好像恢复以前正常时的样子了。’

‘美奈子,想当初他也是被你用嘴弄得神魂颠倒的。’

‘呸,这小子的jīng液臭死了,’

不知道藤森有没有听到两个人的谈话,只是不眨眼的凝视镜子里的美香。没有多久,空虚的射出jīng液。

【全书完】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